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家庭乱伦 > 只有香如故3

2021-01-28 10:57:06


女杀手看着司徒雁,叹了口气。低头沉思片刻,似乎决定了什么事情似的抬起头,扫视了一遍房间里的人。盛俊树看着她这些动作,知道她在考虑什么事情,也不忙着追问她。只看她到底会说出什么话来。反正房间里这么多人,又有司徒雁这种高手,不怕她挣脱束缚反击。女杀手终于开口说话:“我可以告诉你谁派我来的,既然失手被你们抓住了,我也没打算活着回去。只希望你们满足我此生最后一个要求,而且,让我把我想说的话说完。”

盛俊树点点头,心平气和地坐下来,也招呼房间里其他人坐下。然后对女杀手说:“先吃点东西吧,慢慢说,我也不一定要杀死你。”

女杀手微微一笑,说:“我不用吃了,你们要是饿了你们就吃吧,不过我劝你们少吃点,待会儿会有更美味的东西给你们吃。”

说到这里,脸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,竟带了几分娇羞,房间里的几人互相看了看,目光中的意思是,这女杀手怎么怪怪的,不会是脑袋有病吧。

女杀手继续说:“先告诉你谁派我来的吧。是安东尼。里夏尔先生。你该知道他吧。”

盛俊树点点头:“知道!”

女杀手说:“当年你在法国色情行业任CEO时,吞并了他的公司,逼得他走投无路。为了报仇,他找到了我。我在我们这个行业里干了十年,也算有些名声。他找到我的时候,他已经快死了,是肺癌。他知道这病好不了了,就把平生最后一笔积蓄用来作为雇用我的佣金。那个时候你已经回到中国,在这里做起了特首。他给了我一些他搜集到的关于你的资料,就是从这些资料里,我知道了你身边有个很厉害的保镖叫司徒雁。顺便说一下,你不用找里夏尔算账了,他已经死了。他把任务交给我后的第三天就死了。可怜的老头,企业被你吞并了,儿子又不成器。”

盛俊树插一句:“要不是小里夏尔不成器,我也打不败老里夏尔。你也很守信啊!雇主都死了还是要完成他交下的任务。”

女杀手认真地说:“我们也是有职业操守的。你以为像你们中国人那样不守诚信吗?”

盛美雪这时插问:“你不是中国人吗?”

女杀手看了她一眼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说:“我是华人,但不是在中国大陆长大的。”

然后接着刚才的话题说:“接下来就该说我的事了,我杀了很多人,干这行十年,从没失过手。不过我内心一直有一个秘密,现在既然被你们擒住了,我就可以告诉你们了。那就是,我其实一直希望被人虐杀,然后吃掉。”

盛美雪听到这里,心里一震,更加关注地看着女杀手,认真听她的话。司徒雁也是心里跳动一下,急切地想听女杀手要讲的话。盛俊树和盛银志的鸡巴都开始充血,当然,外表看不出来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司徒彬也有这种冲动,他偷偷瞥了一眼姐姐,发现司徒雁也在偷偷看他。苗姗姗感到阴部有些发痒,悄悄动了动大腿,阴部就稍稍加紧,可以止一下痒。

女杀手刚才故意停顿了一下,观察了一下众人的反应,才接着讲下去:“是的!被凌辱虐杀,这才是我们女子的归宿,我从做杀手杀死第一个人的那天起,就给自己定下规矩,哪天执行任务时失手被更强大的对手抓住了,我就让他折磨我至死,然后吃了我。只是,没想到,这一天到来时,我是栽在一个同性的手上,所以,你们可以一起来折磨我,虐杀我后,吃了我。”

说到这里她看着司徒雁,说出的话却是对房间里所有人说的:“我自信我这身肉还是很美味的,我自小就练习搏击,身体很好,皮肤也很好,而且,每次执行任务前,我都会提前两天不吃东西只喝水,所以,你们放心,我体内是很干净的。”

房间里的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女杀手的话。

女杀手看着大家的反应,笑了笑说:“本来我也不会反抗,但既然你们怀疑我的诚意,那就不用给我松绑吧,就这么切割我。”

盛俊树看了看司徒雁姐弟,他已经动心了,想要对这个女杀手动手,但不知司徒雁姐弟是否接受这种做法,作为特区最高长官,他还是要顾及自己的形象,不想表现得过于残暴变态。他见司徒雁脸颊绯红,眼神似乎在躲闪什么,司徒彬却是兴奋的表情,知道这两姐弟都是此道中人,司徒雁在掩饰自己的激动,司徒彬却没怎么掩饰。

看到这里,盛俊树心里有数了,于是对女杀手说:“那你希望我们怎么处理你呢?”

女杀手见盛俊树这么问,知道他会满足自己的愿望了,他是这群人的头儿,他同意了,其他人自然也就同意了,而且,她看得出,房间里的人都很想吃她的肉。明白了这些,她不由得兴奋起来,同时也有些害怕,自己一直盼望的事情就要发生了,也不知道那会是一种什么感觉,以往都是自己杀别人,现在,终于轮到自己被杀了。

她扫视了一遍房间里的人,眼光停留在司徒姐弟身上,柔声问:“你们俩长得真像,一定是姐弟吧?”

见司徒姐弟都点点头,女杀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:“我看得出,你们俩有那种关系。”

司徒雁看了看弟弟,又看了看女优,微微点了点头。

女杀手看着司徒雁:“你要是个男人,我会很乐意让你来主刀处理我的……现在,就让你弟弟来代替你吧。我要你第一个动刀。”

最后一句话她是看着司徒彬说的。

然后,眼光又转向盛俊树,回答他刚才的问话:“吃美女火锅吧。这家宾馆有专门宰杀女人的设备和房间,我希望你们把我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割下来煮着吃,那一定很痛苦很刺激……”

她说到这里,眼神里充满向往,虽然房间里的人看不到,但她自己知道,她下面已经湿漉漉了。

盛美雪走到床头拿起电话:“我是806房间,给我们准备一个秀色房间和一套秀色用具……对!是美女火锅的!”

在听完电话里服务员的话后,她放下电话:“走吧!房间在顶楼,器具都是备齐的。”

盛银志看着绑在椅子上的女杀手,问:“就这么把她抬上去?”

女杀手知道盛银志这么问是不敢给她松绑,怕她耍花招,但又不想当搬运工把她抬上去,不禁感到有些好笑,看着众人作何反应。

司徒雁用枪指着女杀手,对弟弟示意:“给她松绑吧。”

司徒彬走上前去,由于浴袍带子浸过水,绑得很紧,要想无损地解开绳子很困难,于是拿了一把水果刀,贴着女杀手的身子开始割绳子。

女杀手看着雪亮的刀子楔进绳子和自己身体之间,由于绑得太紧,刀子划破了她的衣服,刺伤了皮肤,这带给她一阵快感。看着刀子在自己身上划出血痕,女杀手忍不住轻轻咬住下唇,阴部微微收缩,淫水再次流了出来。

盛美雪看着她的反应,知道是同道中人,看了看父亲。冲父亲点了点头,意思是:放心,这女的只会顺从,不会耍花样。

割开一个口子后,绑在女杀手身上的绳子就顺利解开了。司徒雁看着女杀手的表情,也感到她很享受受虐的滋味,应该不会反抗。但还是用枪指着她。女杀手身上的束缚解开后,似乎因为刚才的捆绑有些麻木,第一次竟然没有站起来,又坐了片刻才站了起来。

盛俊树看着女杀手的举动,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说:“把衣服都脱了吧,反正也用不着了。”

女杀手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一下拉开运动衣的拉链,几下就脱下了紧身衣裤,然后解开乳罩褪下内裤,众人发现,她的内裤已经湿漉漉了,可见真是很兴奋。

这下女杀手全身赤裸了。几近完美的身材,健康的肤色,坚挺的乳房,圆润有力的腰肢,阴毛比较稀少,乳房也不算大,但整个身体很匀称,只有经常做体育运动的女人才拥有如此身材。

房间里的六人都不由得赞叹女杀手身材骄人。跟她比,盛美雪显得纤弱了些。

苗姗姗则偏于丰腴,只有司徒雁的身体可以与之相比,属于同一类型。司徒彬心里暗想:姐姐的奶子可比她要大要挺,揉起来更舒服,阴毛也比她漂亮。盛俊树和盛银志则贪婪地盯着女杀手的裸体,裤裆不约而同地顶了起来。

盛俊树父子的反应自然没有逃过女杀手的眼睛,她眼波流转看了他们一下,眼神中充满了诱惑。然后又看着用枪指着自己的司徒雁,眼神暧昧,说:“不放心我就用枪抵着我吧。”

司徒雁心想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小心行得万年船,就抵着你吧。她已试出这个女杀手在搏击上只比她稍逊一筹,虽然自己能制住她,但也要小心应付,所以,用枪顶在她身体上确实更稳妥一点。于是走过去把枪紧紧抵在女杀手腰上。

枪一触碰在女杀手的裸身,她微微一颤,转过身,握住枪管,缓缓向上身移动,停在左乳下部,面对着司徒雁:“这里是心脏,我不听话,就一枪打死我!”

女杀手眼神魅惑,看着司徒雁说。

司徒雁注意到她乳头挺立起来了,心想这个怪怪的女杀手还对自己动情了呢。

司徒彬也看着姐姐,调皮地笑了笑。弄得司徒雁倒有些尴尬了。盛美雪心想,毕敏要是在这儿,一定会嫉妒司徒雁的。看着司徒雁的尴尬表情,她也不禁暗暗好笑。

七人走进电梯,向顶楼升去,电梯里,女杀手依然跟司徒雁面对面站着,看看司徒雁又看看抵在自己胸口的枪,眼神暧昧。这下连盛俊树父子和苗姗姗都忍不住偷笑起来。弄得司徒雁娇羞起来,显得更加迷人了。

走出电梯,展现在几人眼前的是一间布置得充满温馨格调的大型房间,以粉红和黄色为主色。大型火锅,屠宰器具一应俱全。还有一个宽大的榻榻米,显然是用来做爱的,榻榻米旁边是一个洗澡间,可容三人左右。一般情况下,在宰杀美女前,吃美女肉的人都要最后再享受一下美女的身体,榻榻米和洗澡间就是为这件事而准备的。

盛俊树环视了一下房间,笑着对女杀手说:“这里倒是什么都考虑到了,你这么漂亮的身体,就这么宰杀了岂不可惜,临死之前,还是让我们享受一下吧,你也最后一次享受一下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。”

苗姗姗和盛美雪听到这话都带着醋意和不满看着盛俊树和女杀手,但她们一时也没有反对的理由,事实上,这母女二人在外面也都没让自己的骚屄空闲,所以,对于“忠诚”

二字,盛俊树一家都是很淡薄的。

女杀手嫣然一笑,走到榻榻米边,坐在上面看着六人,眉目流转,笑吟吟地说:“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?我想让她们俩先上我。”

她指的是司徒姐弟。

盛俊树一家忍不住笑出声来,盛俊树看着司徒雁说:“人家爱的主要是你,你就满足人家临时前的最后一个要求吧。”

司徒彬也带着坏笑看着姐姐:“姐!去吧。我不吃醋。”

司徒雁嗔怒地看了一眼弟弟,脸颊绯红,又不好说什么,愣了一下说:“你也很想上她吧?”

这话是冲着弟弟司徒彬说的。

司徒彬笑眯眯地看着姐姐:“人家主要喜欢的是你,我只是她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一块儿拉上的。”

女杀手看着司徒雁的目光果然充满暧昧的情愫,怔怔地盯着她说:“咱们都是女人,谈不上做爱,你能拥吻我一下吗?而且,咱们都是练武的,也算是同道中人了,我很佩服你的身手,你也……你也很美丽!”

说到这里,女杀手脸颊上也浮现出一点淡淡的红晕,配合着她微微低头,很是迷人。

司徒雁看着女杀手的表情,有些不忍了。红着脸走过去,她依然穿着衣服,不像女杀手那样一丝不挂。在女杀手身边蹲下来,看着这个有些奇怪的女子,问她:“可以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?”

“我叫蓝馨。”

女杀手说。

说完,蓝馨一把抱住司徒雁,两片红唇热烈地贴了上去,激情万分地吻着司徒雁。也许是被蓝馨的激情所感染,也许是可怜她,也许是同道中人的惺惺相惜,也许是身体内潜藏着同性之情的本能,司徒雁也闭上眼睛,回应以热烈的拥吻,两个英气逼人,美丽脱俗的女子像情人那样吻在一起。

司徒彬和盛俊树一家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一幕,似乎没想到司徒雁还有这一面。

司徒雁已把蓝馨压在榻榻米上,两人的身体纠结在一起,互相用舌头在对方嘴里探索着。片刻,司徒雁忽然发出一声闷哼,努力推开蓝馨,只见蓝馨依然咬着司徒雁的下嘴唇,司徒雁用力推蓝馨才把她推开。司徒雁有些愠怒地看着蓝馨,嘴唇已被咬破,渗出血来,蓝馨带着快意笑着,看着司徒雁,眼神忽又转为柔情。

“请记住,司徒雁,我是真心喜欢你。”

蓝馨说。

司徒雁知道蓝馨是动情了,也不忍冲她发火,站起来吸吮了一下流血的下嘴唇,默默走开了。女杀手蓝馨也舔了一下自己嘴角上司徒雁的血液,看着其余几人说:“我的身体属于你们了,都别客气,想来就来吧。”

司徒彬冲盛俊树做了一个“您先请”

的手势。本来蓝馨说的是想让司徒姐弟先上她,司徒雁“上”

过了就该是他,但刚才蓝馨的话分明透露出,只要“得到了”

司徒雁,接下来谁先上她并不在乎,所以,按照长幼有序和长官优先的原则,他让盛俊树先上。

盛俊树也不客气,麻利地脱光了衣服,阴茎早已一柱擎天了,走过去把蓝馨按在榻榻米上,蓝馨配合地分开双腿,阴部已是湿淋淋的。盛俊树顺利地肏了进去,两人在榻榻米上激烈地肏了起来。接着就是盛银志“子承父业”

爬了上去……盛美雪和目前苗姗姗无奈地对望了一眼。

司徒雁见弟弟一直不动,便在他身边碰了碰他,用眼神指了指阴道里已被盛氏父子灌满了精液的蓝馨:“上啊!小彬,姐姐不会怪你的。”

司徒彬看了看姐姐,摇了摇头。

司徒雁笑了笑,在弟弟耳边轻声说:“满足人家生前最后一个愿望吧!”

看了看盛俊树父子,把声音压得更低说道:“你要不上,盛俊树会认为你嫌他们父子上过的女人脏所以不上,这不太好。”

司徒彬再次看了看姐姐,司徒雁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,于是,司徒彬也脱了衣服爬到蓝馨身上,已被盛氏父子肏得春兴狂乱的蓝馨热情地接纳了他。

当司徒彬在蓝馨的阴道里射完精液时,蓝馨似乎也满足了,慵懒地躺在榻榻米上。片刻,才爬起来,说一句:“我去洗一下,你们就可以动手了。”

说完走向洗澡间,打开淋浴冲洗起来,她洗得很仔细,反复地搓洗身体,漱了口,又把莲蓬头对着阴道和肛门认真地冲洗。如同一个称职的家庭主妇细致地洗菜那样。

这么漂亮健康的一个美女,马上就可以虐杀吃肉了,盛俊树父子看着蓝馨冲洗中的美丽胴体,鸡巴同时翘了起来,司徒彬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底的欲望,鸡巴同样翘得老高。

司徒雁看着弟弟的反应,心想看来弟弟真是也喜欢虐杀美女了,下体不由得渐渐湿润了。和司徒雁怀有同样心思的,是盛美雪,她看着爸爸和弟弟的生理反应,心里一荡,暗暗高兴。

蓝馨终于洗完澡走了出来,红晕白嫩的肌肤,紧绷的肌肉,矫健的步伐,随着走动微微跳动的乳房,清丽的面庞英气飒爽,实在是一副英武版的贵妃出浴图。

“我们可就要动手了,我都饿了。”

盛银志对蓝馨说。

蓝馨微笑颔首,轻盈地走到火锅旁,拧开火锅上方的水龙头开始往锅里放水。

接着走到挂着刀具的架子边,看着长短宽窄不同的刀子挑选起来,架子分为几排,每一排都挂着同样型号的刀子二十把,那是考虑到火锅都是多人一起吃,有时同一群人会使用同一种型号的刀子。

蓝馨看中了一种型号的刀子,伸手刚要去取,盛银志走过去,抢先摘下另一个型号的刀子。“用这个型号!”

他把摘下的刀子冲蓝馨晃了晃。这种刀子要比蓝馨想要选的那个型号小一点,刀身更短,刀刃也更窄,是架子上的刀子中型号最小的。这样,可以更零碎地切割肉畜女,也给肉畜造成更大更长久的痛苦。

蓝馨看了看盛银志手中的刀子,又看了盛银志,眼中先后流露出领会——畏惧——激动——佩服——娇羞的表情。一开始她想到要遭受更大更长时间的痛苦,不禁本能地感到畏惧,接着内心深处的被虐本性被激发出来,于是畏惧转化为激动,继而佩服起盛银志手段的毒辣,然后,女性天生的矜持又让她在惊喜中有些害羞。

盛俊树对儿子的选择不禁暗暗点头嘉许,美雪感到心头一热,想象着自己被慢慢零碎切割的景象,下身不由得一股水快要涌出来,连忙克制心神。苗姗姗似乎重新认识了儿子似的,看着盛银志,心想:自己哪天如果要做肉畜的话,也让爱儿来处理自己吧。

跟美雪同样心思同样感受的是司徒雁,一股春水已经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,她感到自己脸颊发烫,心想这时自己一定脸红得厉害,转头看弟弟,司徒彬这时却在注视着蓝馨,眼神中流露出激动和一种近似野兽的光芒。她知道,弟弟此刻也是很激动,看来,弟弟对于虐杀美女也是非常渴望的。想到这里,心里一甜,神游物外……

这时盛银志已经把架子上的刀子取下来,一人一把递给自己的家人和司徒雁姐弟。

蓝馨走到大型火锅旁,那是一个高高的横杠,横杠上垂下来两个吊环,其实是一副手铐,只是,手铐上绑上了柔软的布套,这样双手吊在上面的人就不会感到太勒手腕。蓝馨举起双手伸进手铐,灵巧地操作手铐把自己铐住。然后看着注视自己的六人,微笑着说:“来!把我吊上去吧。”

司徒雁姐弟走上前去,吊环上的铁链分别缠绕在两个滑轮上,司徒姐弟拉动滑轮另一端的铁链,就把蓝馨吊了起来。由于两个滑轮之间距离较大,被吊起来的蓝馨双手就呈V字型分开。

姐弟二人再从横杠的两边立柱下各拉起一根铁杆,铁杆可伸缩,尽头是手铐似的箍子,同样可以分别拷住两只脚,铁杆可以调节长短和角度,这样,就可以根据需要把肉畜的两腿分开或闭合。

拷蓝馨双腿的时候,司徒雁和司徒彬才看到,蓝馨两腿间已是淫水潺潺,爱液横流了,显见是十分兴奋。即将被屠宰的命运对蓝馨而言,是期盼已久的终极享受,她对此充满期待。

盛俊树父子俩拿着刀走了过来,盛美雪和苗姗姗也跟着过来。司徒彬这时也是眼放光彩,跃跃欲试的样子。

蓝馨看看围着自己的几个人,平静地说:“你们一个个来,一刀一刀地割我吧。我想慢慢感受一下被凌迟的这种痛苦。”

锅里的水烧开了,各种调味品也已在锅里调好,沸腾的水面上冒出的热气氤氲缭绕,勾起了众人的食欲。盛俊树上前轻轻抚摸着蓝馨的右乳乳头,其实不用他捻弄,蓝馨的乳头已经挺立起来了。盛俊树手里的刀子放在蓝馨乳头根部,蓝馨看着刀子,深吸一口气,冲盛俊树点了点头。盛俊树刀子一挥……

“嗯……”

蓝馨一声闷哼,没有她想象中的痛苦,可能是盛俊树割得太快的缘故。蓝馨低头看着自己的右乳,这时已是一个小小的血窟窿,嫣红的鲜血正汩汩地涌出来,她的右乳乳头已在盛俊树手中,盛俊树没有把乳头丢进锅里,而是直接放进了自己嘴里,一股股咸咸的味道,又有些微微的甜味,盛俊树慢慢地咀嚼着嘴里的乳头,眼神怡然。

咀嚼完乳头后,盛俊树又把嘴贴在蓝馨右乳的血窟窿上,用力吮吸着还在冒出的鲜血。

盛银志走上来了,同样举起刀子,放在蓝馨的左乳乳头上,蓝馨忍着痛给了他一个微笑,盛银志有意微微用力,一点一点地切割蓝馨的左乳乳头,像用锯子锯下木头那样。蓝馨昂起头闭上眼,一边发出轻微的呻吟一边享受着这份夹杂着痛苦的快美。

两颗乳头都被盛俊树父子割下来吃掉后,司徒彬也走了上去。司徒雁从弟弟的眼神中看出,他有些急不可耐了。

司徒彬在蓝馨大大分开的两腿中间抚摸着,蓝馨的阴户不断有春水涌出。司徒彬把刀尖对准蓝馨湿淋淋的阴户,蓝馨低头看着他的举动,身体微微动了动,显然有些兴奋,又是一股淫液涌出来。司徒彬手里的刀子慢慢而有力地捅了进去。

尽管四肢被拷着,蓝馨还是猛烈地试图并拢双腿,头也激烈地摆动着。看得出她想并拢双腿夹紧刺入阴道的刀子,那种冰冷刺痛的感觉给了她很大的痛苦,而这种痛苦里隐藏着她为之沉醉的快感。

美雪偷眼向父亲看去,盛俊树眼神里是一副赞许和兴奋的表情。看来父亲很欣赏这样折磨女人,如果是父亲要这样对待自己呢?心爱的爸爸喜欢这样凌虐自己呢?

司徒彬的刀子已经在蓝馨的阴道中直没至柄,鲜血和淫液从蓝馨的阴道中源源不断地流出来,蓝馨痛得满头大汗,脸上却是痛苦和快美并存。司徒彬又慢慢把插进她阴道的刀子抽了出来,一股血水随着刀子的抽出而涌出来,司徒彬皱着眉头,似乎在控制自己高涨的欲望,脸上的表情同样带着痛苦。

司徒雁此时几乎要瘫在地上了,弟弟的举动让她大吃一惊,她这才见识到弟弟隐藏着的另一面,这样凶狠的弟弟,她从未见到过。他会这样对待自己吗?他会不会也想这样凶残地折磨自己?

一股热热的爱液很不争气地从司徒雁的胯间涌了出来,她极力克制着自己的狼狈,下身却热烘烘地春潮泛滥,乳房也微微颤动,“要是弟弟这时来割掉自己的乳房……”

她心里有个声音在喊:“来割烂姐姐的身体吧!小彬!”

好在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蓝馨身上,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狼狈。

司徒彬在蓝馨的阴道内捅了一刀后没有割下她的肉,这时是苗姗姗上前去割蓝馨大腿上的肉,她割下了一小块放进锅里。然后盛美雪也上来割蓝馨腰部的肉,母女二人都是湿润着阴户,心思却不尽相同。苗姗姗在想着:“真有这么快美吗?”,盛美雪却感同身受地心潮澎湃,简直就想一刀捅在自己身上了。

“姐!该你了!”

司徒彬的叫声将司徒雁从沉迷中唤醒过来,她镇定一下,拿着刀子走过去。蓝馨定定地看着她,眼神暧昧迷离。

“把我的乳房切开……好吗?”

蓝馨对司徒雁说。

司徒雁把刀放在蓝馨右边乳房上,感到似乎也是放在自己的乳房上。蓝馨冲她点点头,司徒雁手中的刀子有力地切了进去,同时想象着那是在切自己的乳房,她把刀子从蓝馨的右乳上沿往下切,直至将蓝馨的右乳划成两半,蓝馨咬着牙忍住没吭声,她不想发出呻吟来打击司徒雁的心。鲜血染红了她的肚子。

盛俊树父子迫不及待地走上来开始割蓝馨屁股上的肉,割下的肉块陆续扔进火锅里,苗姗姗已经开始将煮熟的肉捞起来放进嘴里,味道非常鲜美。

大家继续切割蓝馨身上的美肉,蓝馨痛苦而快美地呻吟着,肉一块块被煮熟,六人都处于高度兴奋状态,纷纷捞起蓝馨的肉放进嘴里,司徒雁一边吃一边看着弟弟津津有味咀嚼的样子,味道确实很鲜美。

如果小彬也这样折磨我,吃我的肉……

司徒雁一边享受着嘴里的美味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,春水早就把内裤打湿了。

美雪不得不承认美女肉真是很好吃,“如果自己也被这样折磨吃掉……我受得了吗?但是,如果是心爱的爸爸要处理自己……”

蓝馨这时已经变成一个血人,骨架也露了出来,她已经处于弥留状态,临时前,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第五章
盛银志独自驾着车行驶在通往赤裸天使公司的路上,他努力控制住自己越来越高涨的欲念和身体的亢奋,又可以凌辱折磨美女了,他心里充盈着即将发泄变态欲望的兴奋,尽力把心思回复到驾驶汽车上来。在自己的剩下的岁月中,他要好好地虐杀女人,以便到了闭眼那天,感到自己这一生还是值了。

这种念头,除了家族遗传的变态基因外,还有一个因素是报复心理。

刚才他接到赤裸天使公司的老板毕敏的电话,说又为他物色了一个漂亮女子,按照一年前颁布的欲之城特区分级制,他完全可以享受顶级服务,也就是合法地虐杀女人,当然,被虐杀的女人必须是自愿的,这须经过公证处的公证。而现在毕敏给他推荐的这个女子,就是自愿接受虐杀的。

世界上有很多这种沉溺于被虐的美丽女子,这是在欲之城颁布了分级制后,才大胆地表明身份站出来的。这些欲女的数量之大,甚至连见多识广的盛俊树也感到惊诧。欲之城在国际上都变得大大知名。如同拉斯维加斯是世界著名的赌城那样,刚成立才四年的欲之城已成为了世界著名的“欲之城”——真没有辱没这个名称。

盛银志先来到毕敏的办公室,毕敏作为盛美雪的校友、师姐,同时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,盛银志每次来赤裸天使公司时,都要先到她办公室去打个照面,也算是一种礼数吧。他敲了敲门,得到“请进”

的回应后推门进去。毕敏正坐在办公桌前,一见他进来,连忙站起来招呼:“银志!来了。快过来看看你的欲女。”

“敏姐!”

盛银志笑着走过去。

毕敏把办公桌上的电脑显示屏转过来朝着盛银志,那上面是一个美女的相片。

圆圆的大眼睛,挺拔的鼻梁,一张俊俏的脸庞冁然而笑,齿如编贝,唇如涂朱,秀发微卷,香肩半露,真真是个让人无法移开目光的美女。

毕敏注视着盛银志看到这个美女的表情,微微笑了起来,大多数男人看到这个美女都会有这种反应,她已见惯了。轻轻说一句:“满意吧?我看着都动心呢。”

盛银志笑着点了点头:“谢谢敏姐!她算得上是我在这儿玩儿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。”

毕敏注意到,盛银志即使是在开心地笑的时候,眉宇间依然有一层忧郁的神情。心里叹了一口气,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是往椅背上一靠,介绍说:“她叫章妍,一个月前才来到欲之城,先是到老黄那儿去的,我见到她后,就把她挖了过来,本想留给我自己,可是她跟我不是同一类人,也没有这方面的培养前途,却是个典型的欲女,所以,我就特意留给你了。”

老黄是欲之城另一家色情服务场所的老板,毕敏同性恋者的身份在欲之城的商界和政界都是半公开的秘密,所以,她开口向同行要一个漂亮女子,一般大家都会给她这个面子,把她要的人让给她的。毕敏此时话里说的“欲女”


就特指渴望被性虐至死的顶级欲女了。

盛银志再次表示感谢:“敏姐有心了!”

说着走上前,向毕敏的脸凑过去,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。这是一个礼貌的感谢之吻,都知道毕敏对男人没兴趣,因此也不会让男人吻她的脸颊和嘴唇的。能吻到额头,都已经需要特别好的关系了。

盛银志来到客服室,章妍已经等在那儿了。眼前的章妍穿戴极其简单,就是把一件旗袍似的衣服里在身上,也注重了女性身体的曲线,但设计没有旗袍那么复杂。背后有一根隐形拉链,从上到下贯穿整件衣服。一见盛银志走进来,章妍就站了起来:“盛先生你好!我是你的性奴,我叫章妍。”

盛银志也点头回应,走过去坐在章妍身旁。章妍微笑着对盛银志说:“我现在就开始为您服务,我的工作就是,接受您的一切凌辱和折磨,一直把我折磨到死。”

盛银志拉过章妍细腻柔嫩的玉手抚摸着,又伸出另一只手抚摸她精致的脸蛋,触手处润滑细腻,让人不由得欲念大增,恨不得将这具美丽的躯体蹂躏殆尽,而这个念头,很快就可以变为现实。

“你都考虑好了吗?欲之城的法律规定,欲女的工作都必须是自愿的,决不能有半点强迫。”

这是他每次玩弄欲女前都要问的一句话。他要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接受服务。

章妍脸上微微浮起一阵红晕,回答起来却很坚定:“是的!被酷刑折磨蹂躏至死,是我一直以来的渴望,我从小就喜欢看那些折磨女人的影视剧和小说,喜欢折磨她们的各种酷刑,盼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得到这种对待,为此,我的家人把我赶了出来,父母都不再认我这个女儿。后来听说了欲之城,我才知道,我找到了自己的归宿。”

盛银志看着章妍,确定她确实说的是心里话,这才点了点头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章妍也是一脸的真诚看着盛银志:“对待性奴当然不用客气,我期待着您的手段,我听说过您玩女人很有一套。”

盛银志笑了笑,把自己一直带着的公文包举到章妍面前说:“今天我带了一个新的工具来,专门折磨人的肉体的,可以给人很大的痛苦。只是,不知道你受不受得了。”

章妍眼睛一亮,显出一丝兴奋:“敏姐跟我说过一下您的情况,您在女人手上吃了很大的亏,现在,请在我身上来报复吧,任意地凌辱折磨我,我……我都喜欢的。”

见盛银志脸上露出一丝意外和不快,她又连忙补充说:“因为我就要死在您手上,不可能再见到别的人了,敏姐才告诉我你的情况的,所以,请您放心,你的情况我不会,也没机会说出去的,当然,为了您个人的秘密,你也必须弄死我,而这正是我期待的。”

盛银志满意地点了点头。一边打开公文包一边说:“你看过电影《风声》吗? 里面有一种酷刑,是在拷问的犯人穴道上扎针,扎人体的痛穴。”

章妍心头一撞,感到一股激流从阴部涌上全身,她点头说:“我知道,我看过那部电影,当时我都好兴奋,想象着如果给我也来上几针,一定是种很刺激的体验,你是说你也会这种酷刑?”

盛银志注意到她不再称他“您”

而是换成了“你”,说明在她心里已经更亲近地接受他了。他拿出针灸盒,打开,把里面的几颗针给她看:“我花了很长时间寻求这种方法,后来在一个老中医那儿学到的,花了我很大一笔钱呢。”

章妍心说:“就为了多一种折磨女人的方法吗?”

心里有些惊叹,同时也很庆幸,自己遇到了一个折磨女人的高手,很多男人都喜欢凌辱折磨女人,但像盛银志这样肯花功夫和金钱去学习折磨之道的人不多。

“请帮我脱掉衣服好吗?”

章妍站起来,把背朝向盛银志。盛银志很熟练地将拉链从上到下一拉到底,轻轻一剥,章妍就一丝不挂了。光是背部就已经非常迷人了,肩部稍宽,然后呈倒三角至腰部慢慢变得纤细,臀部不是很翘,但光洁芬芳,两条笔直的玉腿细长而起伏有致。盛银志感到自己的阴茎毫不客气地翘了起来。

他按着章妍的双肩把她扳过来,面对着盛银志的章妍,微带娇羞,盛银志注视着眼前的美丽裸体,挺拔圆润的乳房,乳头却如两粒黄豆似的细小,乳晕也不大,看来是没有经历过多少性生活。章妍退后几步,让盛银志更清楚地观察自己的身体,平坦的小腹下,阴毛不多,两腿间一道细缝。

“盛先生,你可以任意处置我的身体了。”

章妍低眉顺眼地说,“你要先肏一下章妍的贱屄吗?”

章妍之前,盛银志已经虐杀过三个欲女了,所以,此时虽然他鸡巴也硬如铁枪,但却知道,如果这时肏了她,接着再折磨起来就会性趣大减。所以他指了指受刑凳,说:“你躺下吧,我要把你绑起来,防止你挣扎。”

章妍本来想说就这样,自己不会挣扎,接着一想:受到痛苦后挣扎是人的本能反应,自己也难免,于是就乖乖地走到客服室专门的受刑凳上,那是一个刚好适合一个人躺的条形凳,两边是手铐。

盛银志摆弄着凳上的活动枢纽,把四副手铐调整到适合的位置,然后把章妍的两手两脚一一拷起来。这样,章妍的四肢不能动了,呈大字型躺着,任人宰割。

盛银志拿起银针,那一瞬间,那种他已经熟悉的恨意又涌上心头,他要狠狠地惩罚这些有着美丽躯壳的女人们,是她们这种女人害的他,命运已经无法改变,他唯有在漂亮女人身上实施残虐来发泄心头的愤恨。

章妍注视着盛银志的举动,看到他拿出银针,脸上的表情随即充满仇恨,她心头微微一颤,同时又是一股悸动从阴部扩散开来,这个男人此时满腔怒火,自己要有苦头吃了,而这,正是她渴盼的。不用看自己的下身,她也知道,自己阴道内此时变得湿漉漉了。盛银志也注意到了章妍的生理反应,阴部春水潺潺,乳头也圆鼓鼓地挺立起来。

“贱货!”

他骂了一句,然后右手持银针,对准章妍的右乳头下方约5厘米处扎了下去,他按照老中医教的,捏着银针左转三圈,再右转五圈,按此规律交替着把银针扎进章妍的肌肤。

刚开始的时候,章妍只是身体被刺入尖刺时本能的微微一抖,那是轻微的刺痛。可当盛银志按照左三右五的规律转完第一个八圈时,章妍顿时感到一阵冰冷的痛感从被刺的部位散发开来。

那是一张冰冷和钻心的疼痛,章妍活了18岁,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痛苦,这种痛苦瞬间就从右乳传遍全身,仿佛有一股奇异的冰针在她体内乱窜,五脏六腑都被带动着痛了起来。

“啊!”

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,身体不安地扭动起来,试图挣脱束缚摆脱痛苦,这是身体的本能反应。她张大嘴大口地呼吸。

这时盛银志继续重复左三右五的转动,第二轮。

“啊……哟……”

章妍又是一声呻吟,平躺着的身体朝上弓了起来,急促地呼吸着,脸上开始渗出汗珠,因为第二轮她感到的是一种相反的痛感,虽然仍是仿佛有一股奇异的铁针在体内乱窜,但这次却是炙热的,仿佛那是一根烧红的铁针在体内飞速地游动,全身顿时从刚才的冰冷专为燥热。

盛银志冷静地看着章妍的反应,心里很满意。据说当年汪伪集团用这种酷刑迫使很多抗日志士招供。他继续转动手里的银针,让章妍在“冰火五重天”

中备受煎熬,刺过右乳后,又换成左乳,接着是阴部,当他试图把银针刺向章妍的阴唇时,惊讶地发现她的阴唇泛红,淫水早已淌满了身下的凳子。

他凑过去看章妍的头,发现她已经痛晕过去,但脸上的表情却带着明显的满足,乳头也恢复了挺立的状态,刚才只顾着施刑,这时他才回想起,章妍的叫声刚开始时还是真正的惨叫,后来,惨叫中已夹杂着快感的呻吟。看来真是个受虐狂。

他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掰开章妍的阴唇,然后右手捏着银针刺入章妍的阴部,刚一开始转动,已经昏迷过去的章妍又痛醒过来,这时她的叫声就是快感多于惨叫了,她拼命扭动着身体,看似要躲避银针,但盛银志分明感到她在努力张开两腿,那是贪图痛感的理性意识在抗拒身体躲避痛苦的本能反应。淫水依然不断地从娇美的阴部流出来。

章妍抵受不住痛苦和快感,又昏迷过去,脸上涕泗横流,樱唇微张。

盛银志决定停止了,再这样下去,章妍不是痛死就要兴奋而死,但他还有别的酷刑要在她身上施展。于是他把银针移到章妍阴部下方,扎进去,左五圈,右三圈,跟刚才的程序刚好相反,只见章妍呼出一口长气,从昏迷中苏醒过来,似乎刚睡醒似的转头两边望望。然后才看见盛银志。

“怎么不扎了?继续扎呀!我……我好喜欢!”

她要求说。

盛银志是第一次使用老中医教的这首绝技,眼见效果显著,不由得暗暗佩服祖国医学的神奇。这种痛穴扎针的酷刑还有一个快速恢复法,就是反转为左五右三,这可以快速地让受刑人恢复神智,身上的痛苦也会消失,这是为了在受刑人受不了酷刑决定招供时,可以有正常的理智说出信息。

这种刑罚还有个特点就是男女有别,对于男人,是扎头部,太阳穴和百会穴等,对于女人,则是扎乳房和阴部。扎男人时可以辅以肾水加大痛苦,对于女人,则可以用男人的精液蘸在银针上,但那样做需要熟练的高手,初学者掌握不好手法,极有可能会扎死受刑人,这就达不到逼供的目的了,所以,这里盛银志也不敢采用。

“我还不想就这么弄死你,咱们换一种吧。”

盛银志说。

“好的!接下来你想怎么摧残我呢?”

章妍问。这种银针刺穴刑罚的好处就是不会对人体造成损伤,在解除了受刑人的痛苦后受刑人几乎可以一切恢复如常。

最多就是身体有些疲软。

对于接下来做什么的问题,盛银志倒是早已想好了,他已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虐杀了三个欲女,赤裸天使公司内的很多酷刑他都在欲女身上试过了,其它公司的服务设施也跟赤裸天使差不多。现在,还有两种刑罚他想在眼前这个美女身上实施,这两种都是古老的刑罚,由于其有效性和易操作,以致千百年来都被人们反复使用着。

“我要在你身上用鞭刑和烙刑。”

盛银志说。话音刚落,他就注意到章妍眼睛一亮。嘴角露出笑意,轻声说:“好啊!我有时也幻想过自己被人用烙铁烧灼乳房和阴道呢。一定很痛苦,也很刺激!”

说干就干,盛银志解开章妍的手铐把她从受刑凳上拉起来。接着就用两个套环箍住双手双脚把她呈大字型吊起来。此时也许是由于兴奋,也许是由于银针刺穴的痛苦已经在她身体上消散,章妍几乎是一种神采奕奕的状态,任凭盛银志摆布自己。

盛银志看着章妍,心想这确实是个很疯狂的欲女。他站在一个圆环形的台子上,台子中间就是被吊起来的章妍,环形的台子和吊着的欲女都可以转动,施刑者可以选择台子转动还是被吊着的欲女转动,转动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可以把鞭子招呼在受刑者的周身。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家庭乱伦

家庭乱伦
点击:45605-0401:18高冷小姨妈
点击:28305-2813:33被我诱奸
点击:40906-0716:21网站电影下载说明
点击:65104-2214:56虎子妈妈的屁股
点击:30605-3116:19我和妈妈的乱伦经历
点击:159511-2403:31守寡的岳母
点击:162206-2702:18一对亲生母子乱伦的故事
点击:147707-0601:44操小姨子和她女儿
点击:61604-0717:06我与小姨子在厨房彻底沦陷
点击:97603-3010:34偷干岳母不小心吧肚子搞大了
点击:97807-2602:50想要妈妈
点击:127507-2602:48女儿的小穴
点击:31205-2615:34诱惑爹地的小宝贝
点击:117307-0402:16甘愿被爸爸干的女儿
点击:31705-2615:34小姨子变炮友
点击:88307-2602:49姑苏美女亲娘,母子寖淫在天堂
点击:158306-2501:12内射妈妈
点击:28505-2813:27小缨的小屄
点击:30105-3116:19大嫂被插的浑身酥麻
点击:65504-1114:37偷摸插入熟睡小姨子
点击:29105-3116:23小姨子的床
点击:56704-2611:39妹妹公车上
点击:23905-3116:20情欲深渊
点击:179107-0402:20我轮流干了妈妈和她的三姐妹
点击:72504-0220:04和妈妈去逛百货公司
点击:65404-0511:45女儿的后庭花蕾
点击:33805-2615:35处女姐姐的小嫩屄
点击:184906-2302:59我家的乱伦
点击:62404-2813:49喝醉酒和妈妈享受
点击:47105-0820:31离婚的嫂子和我发生了性事
点击:155611-2403:31儿媳妇是个尤物
点击:31005-3116:21成熟妩媚的妈妈
点击:110107-2901:20儿媳妇小可的故事儿子三峡工程忙,老爸扒灰精力旺
点击:30905-3116:24想也想不出的乱
点击:30705-2615:33帮小姨子受精miroa
点击:125811-2403:31公公的淫奴
点击:57904-1017:27护士的女儿
点击:87304-0116:44父子同一屄
点击:25105-3116:22胡来的胡思乱想
点击:54204-2215:03家庭侵犯
点击:39405-0820:34姐姐偷情做爱
点击:35205-2514:54风骚表嫂勾引我猛操
点击:60504-1216:15被姐姐做了三次
点击:72103-3117:43失控母子
点击:118307-0502:46公公泡儿媳
点击:50104-2215:03妹妹的初拥穴
点击:159811-2403:33在哥哥面前强奸了嫂子
点击:154207-2602:49勇插奶奶,岳母和妈妈
点击:61604-0814:41姐夫出差了我和姐姐
点击:48004-1216:14姐姐教我生理课
点击:39705-1917:23姐姐勾引我操她
点击:26905-3116:19我和小妹的故事
点击:114007-0303:35父子换妻记1
点击:130706-2902:29上了穿丝袜的妈妈
点击:166706-2202:28一个山村里的全家乱伦
点击:30805-3116:18老婆和岳父做爱
点击:29705-2615:31媳妇太漂亮
点击:139111-2403:33淫父欲女
点击:30605-3116:20舅妈的叫床声
点击:53205-0820:34老婆带着小姨子与我激情双飞
TOP反馈